• 龙8国际娱城在线
  • 网上龙8国际娱城
  • 鲁南公社
  • 龙8国际娱城同城会
  • 龙8国际娱城拍客团
  • 黄页
  • 商家
  • 房产
  • 微博
  • 头条
  • 《聊斋志异》里滕州奇女子“赵小二”的故事

    63
    管理员 发表于 2019年11月17日

    有朋友让我推荐本书读,我开玩笑说,这大热天最好就是读《聊斋志异》,静下心来认真读几篇,就会感觉后背嗖嗖冒凉风。当然这也不全是玩笑话,同为志怪小说的《阅微草堂笔记》,就有六卷名为《滦阳消夏录》,可见这类小说确有避暑降温功能。

    于是想起《聊斋志异》里一篇关于滕州人的故事来,篇名叫《小二》,讲述的是明朝末年滕县(今滕州市)的一位名叫“赵小二”的奇女子的故事。


    http://www.zzhol.com/upload/bbs/2019/11/17/2a76fb0b-1a29-4839-84d1-a48ae9963998.jpg



    赵小二出生在滕县的一个小康之家,不光人长得漂亮,脑瓜也非常聪明。六岁入学,十一岁的时候把四书五经都读熟了,上到五年级就提前毕业了。同班同学里有个叫丁紫陌的男生,也不知是入学晚还是留级了,比人家赵班花大三岁。十四岁的丁同学刚进入青春期,正是情窦初开的年龄,看上了赵小二这朵班花。丁同学回到家里就缠着他妈妈去赵家提亲,谁知道人家赵小二爸妈根本就不同意,论家庭条件、论长相、论才华,俺闺女都比你家儿子强,门不当户不对嘛!这门亲事就没谈成。

    毕业没多久,国家发生了一件大事。菏泽郓城那边有个叫徐鸿儒的人,是白莲教的头目,他突然带兵造反,一路攻城陷地,把滕县给占了。赵小二的爸爸妈妈本来就信白莲教,徐鸿儒来到滕县后,就带着儿子女儿一家人投奔了起义军。据说这个徐鸿儒不是凡人,掌握很多特异功能,能剪纸为马、撒豆成兵。徐首领收了六个小女孩当他的徒弟,赵小二因为又漂亮又聪明,也成为他的徒弟之一。这倒是和今天某些“大师”喜欢收女徒弟有点类似哈。不过人家小二姑娘是来学真本事的,没多久就把徐先生的真功夫全学到手了,成为起义军的骨干成员,大概相当于个参谋长。

    当初老赵两口子不同意丁家的提亲,想给女儿找个好人家,后来又带着儿女闹起了革命,估计是考虑革命成功以后让女儿嫁个大干部。谁知道人家丁同学也是非常痴情,一直对赵小二念念不忘,长到十八岁了也不谈对象,非初恋不娶的样子。后来打听到小二在起义军里,他也偷偷跑到那里参加了革命。小二姑娘见到丁同学很高兴,好啊,我们现在有着共同的革命理想,都是革命同志了,想来俺爸俺妈也不会再阻拦咱俩处对象了。俩人就以谈理想、谈工作为由,整天泡在一起,有时候一谈就谈到深夜,赵爸爸赵妈妈也不敢过问。

    有一天晚上,丁同学忽然偷偷问小二姑娘:你知道我来参加起义军的真实目的吗?小二义正言辞地说:当然是闹革命了!丁同学说:错了,其实我都是为了你!我早就看出来了,徐鸿儒搞邪教出身,革命动机不纯,队伍一盘散沙,闹不出啥名堂来,早晚会失败。到时候咱们都得跟着他倒霉,不如现在咱偷偷跑了吧,隐姓埋名舒舒服服过咱俩的小日子去!

    小二姑娘的革命信念并不牢固,被丁同学一番话说动心了,行,走就走,只是不能把俺爸俺妈丢下,那样是不孝,得喊着他俩!于是俩人一起去动员老赵夫妇。老赵同志是个忠诚的革命战士,断然拒绝了女儿和准女婿的邀请,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赵小二!要走你们走,我要和你妈你哥哥跟着徐首领革命到底!俩人一看这老顽固的思想扭转不过来,好吧,你跟着造反送命吧,别怪女儿不孝,俺走了。

    只是这山高路远,往哪走?怎么走?这难不倒我们聪明的小二姑娘,要知道她是学过特异功能的。只见她眨眼功夫弄出两只大风筝来,和丁同学每人骑一只,直接就比翼双飞了。什么?假的?你还别不信,俺们滕州人早就掌握这个本领了。根据《韩非子》和《墨子》记载,早在春秋战国时期,滕州人墨子就造出来一只“木鸢”,能在天上飞一整天。后来墨子的师弟鲁班又作了进一步改进,能飞三天三夜。只不过当时没有留下来设计图纸,这个技术失传了。估计小二姑娘所掌握的,就是墨子和鲁班失传的这门绝技。

    话说小二和丁同学驾着自制的土飞机一口气飞到天亮,小二操控着飞机降落以后,一打听原来飞到莱芜了。俩人就跑到莱芜的山沟里,租了个房子住了下来,对邻居声称是从南边躲避战乱逃来的。住是住下了,可生活成了问题,俩人逃出来得匆忙,身上没带多少现金,也没带银行卡啥的,吃啥喝啥?喝西北风也不天天刮呀!向邻居借粮食,只借来一点,多了人家也不给。小二姑娘,哦不,这时候得叫小二娘子了,人家倒是不愁,先把金银首饰当出去,换点钱花着再说。来来,夫君,今朝有酒今朝醉,你别愁眉苦脸,咱娱乐娱乐,俩人就在家猜灯谜玩,谁输了打谁手心。

    西墙邻居姓翁,是个混黑社会的。有一天这位翁老大出去打猎玩,拉着一车珍禽异兽回来,正好被小二娘子看见了,回家就对老公说:隔壁家这么有钱,咱就不用愁了,先借他一千两银子花花。丁同学说:不会吧,人家凭嘛借给咱。小二说:别担心,我有办法叫他痛痛快快地给咱。

    这天晚上,小二娘子拿纸剪了个判官模样的纸人放到地上,再拿个鸡笼子扣在上面。然后拉着老公的手坐下,烫一壶酒,用《周礼》来行酒令,一个人随便报出第几册、第几页、第几个人,然后一起翻开来看,这个人的名字中如果有偏旁部首中的食、水、酉,就得喝酒,要是有酒字,那就加倍。诸位请看,赵小二同学真不愧为秀外慧中,连酒令都行得那么雅致!这和赵明诚李清照夫妇“赌书泼茶”的故事有一拼啊。

    这时候,小二就祈祷道:如果能借来钱,让我老公喝“酒”字的部首。丁同学一翻书,得了个“鳖人”。小二高兴得喊:耶!事情成功了,快喝酒。丁同学说不对呀,“鳖人”俩字里不包含酒字的部首呀!小二说,怎么不对,你是鳖人,就该像宋朝石曼卿那样“鳖饮”。俩人正争论者,忽然听见地上的鸡笼子里有吱吱嘎嘎的动静,小二过去打开笼子一看,里面有个袋子,袋子里满满都是银子,把个丁同学刺激的得又惊又喜。讲到这里我得声明一下,这回这手绝活可不是墨子鲁班流传下来的,这是巫术,不是科技了。至于是真是假你别问我,孔子他老人家早说了,“六合之外,存而不论”,蒲松龄先生姑妄言之,咱们就姑妄听之吧。

    后来,隔壁翁家的保姆抱着孩子来小二家串门玩,偷偷说:那天晚上我家主人从外面回来,正在灯下坐着,突然看见地面裂开一个口子,一个判官从里面出来,对我主人说“我是阴曹地府的判官,刚才泰山神和俺家阎王商量要建个档案,把你们这些黑社会作的恶都记进去。干这活需要点银灯一千架,每架需要十两银子。你如果能赞助一百个灯架,我就不把你的罪行记入档案。”呵呵你看,这阴间的判官竟然跑阳间来主动索贿了,不知道“那边”有没有纪委检察院管这事?这阵势把翁老大差点都吓尿了,赶紧拿出一千两银子来破财免灾。判官拿了银子钻回地缝里,地缝又合上了。保姆讲完这件离奇的事,小二两口子听着心里暗暗发笑,嘴里却跟着说哎呀真是奇事。

    两口子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就拿这钱买地买房买牛买马买仆人,当起了地主和地主婆,小子过得叫人格外眼红。附近有个小混混,看着实在眼馋,就纠集了一批刑释解教人员,趁夜翻墙入户,要来小二家抢劫。小二夫妇躺炕上睡得正香,突然被动静惊醒了,点灯一看,原来一屋子强盗!这时两个强盗跑过来把丁同学一把摁住,另一个把手伸进被窝里摸小二,禽兽!这尼玛是劫财又劫色的节奏啊。小二也顾不上穿衣服了,掀开被子坐起来起来,用手指着强盗们说“定,定,定”,一屋子强盗全部着了定身法,一动不能动了。

    小二这才穿上衣服从床上下来,叫齐家人,把强盗们一个个反剪着手捆好,一一审问清楚。然后痛斥他们说:俺们外地人移民到这里不容易,希望能和你们互相帮助,没想到你们这么不仁不义!谁都有困难的时候,你们急着用钱可以明说,我也不会不借给你们,没想到你们竟然跑家来抢了。本该把你们全弄死,但我又于心不忍,都滚吧,以后再来决不饶你们!强盗们吓得磕完头就跑了。

    没多久,就听说徐鸿儒的白莲教造反被镇压了,小二的爸妈和哥哥嫂子都被执行了死刑。只剩下哥哥的儿子才三岁,不够刑事责任年龄就幸存下来。丁同学拿钱把这个妻侄赎了回来,当成自己的儿子养着,并且给孩子改姓了丁,取名丁承祧。这样一来却走漏了风声,村里人慢慢都知道小二夫妇是和白莲教有瓜葛的人。

    这时正赶上闹蝗灾,小二娘子拿纸叠了几百只小鸟放飞到田里,吓得蝗虫不敢往她家田里飞,庄稼都没受到损害。村里人想,这不科学呀!一合计,不行,不能再让这个巫婆子住在咱庄上了!就一起到官府里把小二夫妇给举报了。官府一看竟然有白莲教余孽,而且还这么有钱,这还得了,先抓来再说!好在官府看重的是钱,小二夫妇花重金用来贿赂,才买了个自由身出来。回头小二安慰丈夫说:反正咱的钱当初也不是正路来的,没了就没了吧。但是这个地方的人太坏了,咱们不能在这儿住了,赶紧搬家。于是变卖了家产,迁居到了潍坊益都县的西部。

    这回小二夫妇决定不当地主了,他们要创业,要当民营企业家。于是就开了一家琉璃制品厂,专门生产各种琉璃器皿。咱们小二同学真是个女强人,又懂技术又懂经营,生产出来的产品无论款式还是质量都超过了其他生产商,因此销路非常好,没过几年就成了当地的知名企业家、首富。如果那时候有人大、政协,小二同志一定能混个代表或委员的做做。这不禁让我想起如今外地人对滕州人的评价,那就是一个字——“精明”!哦不这是俩字了,一个字是“刁”。不要以为刁是贬义词,它其实就是精明的意思,工心计、善谋略、抢先机,原来滕州人这些特点是有历史传统的!

    别看小二厂长没学过MBA,但是人家管理起企业来有自己独特的一套,整个企业几百口员工,没有一个吃闲饭的。对员工的绩效和企业的账目,每五天一检查,勤快的发给奖金,懒惰的就处罚,员工们看老板如此精明,就也不敢糊弄,企业管理得井井有条。老板和老板娘闲暇的时候就下下棋喝喝茶看看书听听戏,日子过得优哉游哉。

    这次小二夫妇吸取了在莱芜时的教训,不能光想着自己致富,要先富带动后富,实现共同富裕。于是他们热衷于慈善事业,把周围村子里的富余劳动力都招到自己厂里上班,解决了大家的就业问题;对一些特困户,小二还拿出钱来接济他们。有一年大旱,小二让村民弄了个祭坛,她在祭坛上作法,竟然真的求来了倾盆大雨,村民都把她当作神人看待。村里的小青年经常私下里谈论这位女老板的美貌,但是见面的时候都老老实实的不敢直视她。

    每年秋天,小二都拿出钱来,给村里那些未成年的孩子们,让他们采野菜,采来的野菜晒干后,小二就储存起来,这样一采就是二十年,存了满满一阁楼。二十年过去了,赵小二从一个风姿绰约的小媳妇变成了风韵犹存的老娘们,正当人们对她晒野菜干的行为不理解时,山东因天灾闹起了饥荒,很多地方都饿得人吃人。这时小二把她储存二十年的干野菜拿出来,拌上粮食给人吃,救活了附近很多人,积了一份超大的阴德。

    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,当然蒲松龄先生在原文末又发了一番议论(“异史氏曰”),主要意思是说赵小二当年多亏了丁紫陌同学的点拨,要不然早随着她爸妈死在起义军中了,哪有后来这一番事业?我却不以为然,赵小二同学虽然名字取得不如丁紫陌同学好听,但是无论才华、眼光、智谋、勇气,都不输于须眉男子,明明可以靠脸吃饭,人家却拼才华!丁紫陌同学在她面前反而显得黯淡无光。《聊斋志异》虽然多是些“怪力乱神”的故事,但我相信这个赵小二的故事并非捕风捉影,应该有人物原型和事迹线索的。正如聊斋研究专家马瑞芳教授所言,《小二》反映了在明末商品经济发展中女性的能力与地位,展示了女性经济地位的提高和趋于平等的爱情生活。

    赵小二是俺们滕州人的杰出代表,感谢蒲老先生把小二的故事写进了《聊斋志异》,让我们今天还能透过文字一睹这位奇女子的风采。说到《聊斋志异》和滕州的关系,还有一个不太广为人知的事——1987版的电视剧《聊斋》其中有五集是在滕州的善园拍摄的。可惜的是,如今古香古色善园早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钢筋水泥堆砌的楼盘。

    写于2016年6月22日夜
   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:大方无隅斋


    http://www.zzhol.com/upload/bbs/2019/11/17/8092dd5f-51f1-49fc-bf9d-11edbd082c67.jpg

    收藏
    觉得很赞
  • 管理员发表于 2019年11月17日  

    滕邑赵旺[1],夫妻奉佛,不茹荤血,乡中有“善人”之目[2]。家称小 有[3]。一女小二,绝慧美,赵珍爱之。年六岁,使与兄长春,并从师读,凡 五年而熟五经焉,同窗丁生,字紫陌,长于女三岁,文采风流,颇相倾爱。 私以意告母,求婚赵氏。赵期以女字大家[4],故弗许。未几,赵惑于白莲教[5];徐鸿儒既反[6],一家俱陷为贼。小二知书善解,凡纸兵豆马之术[7], 一见辄精。小女子师事徐者六人,惟二称最,因得尽传其术。赵以女故,大 得委任。


    时丁年十八,游滕泮矣[8],而不肯论婚,意不忘小二也。潜亡去,投徐 麾下[9]。女见之喜,优礼逾于常格。女以徐高足,主军务;昼夜出入,父母 不得闲[10]。丁每宵见,尝斥绝诸役,辄至三漏。丁私告曰,“小生此来,卿 知区区之意否[11]?”女云:“不知。”丁曰:“我非妄意攀龙[12],所以 故,实为卿耳。左道无济,止取灭亡。卿慧人,不念此乎?能从我亡,则寸 心诚不负矣。”女怃然为间[13],豁然梦觉[14],曰:“背亲而行,不义, 请告。”二人入陈利害,赵不悟,曰:“我师神人,岂有舛错[15]?”女知 不可谏,乃易髫而髻[16]。出二纸鸢[17],与丁各跨其一;鸢肃肃展翼[18], 似鹣鹣之鸟[19],比翼而飞。质明[20],抵莱芜界[21]。女以指拈鸢项,忽 即敛堕。遂收鸢。更以双卫,驰至山阴里,托为避乱者,僦屋而居[22]。


    二人草草出[23],啬于装[24],薪储不给[25]。丁甚忧之。假粟比舍[26], 莫肯贷以升斗。女无愁容,但质簪珥[27]。闭门静对,猜灯谜[28],忆亡书[29],以是角低昂;负者,骈二指击腕臂焉。西邻翁姓,绿林之雄也。一日, 猎归[30]。女曰:“‘富以其邻’[31],我何忧?暂假千金,其与我乎!” 丁以为难。女曰:“我将使彼乐输也[3 2]。”乃剪纸作判官状[33],置地下, 覆以鸡笼。然后握丁登榻,煮藏酒,检《周礼》为觞政[34]:任言是某册第 几叶[35],第几人,即共翻阅。其人得食旁、水旁、酉旁者饮,得酒部者倍 之[36]。既而女适得“酒人[37]”,丁以巨觥引满促[38]。女乃祝曰:“若 借得金来,君当得饮部。”丁翻卷,得“鳖人[39]”。女大笑曰:“事已谐 矣!”滴沥授爵[40]。丁不服。女曰:“君是水族,宜作鳖饮[41]。”方喧 竞所,闻笼中戛戛。女起曰:“至矣。”启笼验视,则布襄中有巨金,充溢。 丁不胜愕喜。后翁家媪抱儿来戏,窃言:“主人初归,篝灯夜坐。地忽暴裂, 深不可底。一判宫自内出。言:‘我地府司隶也[42]。太山帝君会诸冥曹[43], 造暴客恶[44],须银灯千架,架计重十两;施百架,则消灭罪愆。’主人骇 惧,焚香叩祷,奉以千金。判官荏苒而入[45],地亦遂合。”夫妻听其言, 故啧啧诧异之[46]。而从此渐购牛马,蓄厮婢,白营宅第。


    里无赖子窥其富,纠诸不逞[47],逾垣劫丁。丁夫妇始自梦中醒,则编 菅照[48],寇集满屋。二人执丁;又一人探手女怀。女袒而起,乾指而呵曰[49]:“止,止!”盗十三人,皆吐舌呆立,痴若木偶。女始着裤下榻,呼 集家人,一一反接其臂[50],逼令供吐明悉。乃责之曰:“远方人埋头涧谷[51],冀得相扶持;何不仁至此!缓急人所时有[52],窘急者不妨明告,我 岂积殖自封者哉[53]?豺狼之行,本合尽诛;但吾所不忍,姑释去,再犯不 宥!”诸盗叩谢而去。居无何,鸿儒就擒,赵夫妇妻子俱被夷诛。生赍金往 赎长春之幼子以归。儿时三岁,养为己出,使从姓丁,名之承祧。于是里中 人渐知为白莲教戚裔[54]。适蝗害稼,女以纸鸢数百翼放田中,蝗远避,不入其陇,以是得无恙。里人共嫉之,群首于官[55],以为鸿儒余党,官瞰其富[56],肉视之[57],收丁。丁以重赂啖令, 始得免。女曰:“货殖之来巴苟[58],固宜有散亡。然蛇蝎之乡[59],不可 久居。”因贱售其业而去之,止于益都之西鄙[60]。


    女为人灵巧,善居积,经纪过于男子。常开琉璃厂[61],每进工人而指 点之[62],一切棋灯,其奇式幻采,诸肆莫能及,以故直昂得速售。居数年, 财益称雄。而女督课婢仆严[63],食指数百无冗口[64]。暇辄与丁烹茗着棋, 或观书史为乐。钱谷出入,以及婢仆业,凡五日一课;女自持筹,丁为之点 籍唱名数焉[65]。勤者赏赉有差,惰者鞭挞罚膝立[66]。是日,给假不夜作, 夫妻设肴酒,呼婢辈度俚曲为笑[67]。女明察如神,人无敢欺。而赏辄浮于 其劳,故事易办。村中二百余家,凡贫者俱量给资本,乡以此无游情。值大 旱,女令村人设坛于野,乘舆野出,禹步作法[68],甘霖倾注,五里内悉获 足。人益神之。女出未尝障面[69],村人皆见之。或少年群居,私议其美; 及觌面逢之[70],俱肃肃无敢仰视者[71]。每秋日,村中童子不能耕作者, 授以钱,使采荼蓟[72],几二十年,积满楼屋。人窃非笑之。会山左大饥[73], 人相食;女乃出菜,杂粟赡饥者,近村赖以全活,无逃亡焉。 异史氏曰:“二所为,殆天授,非人力也[74]。然非一言之悟,骈死已久[75]。由是观之,世抱非常之才,而误入匪僻以死者[76],当亦不少。焉 知同学六人[77],遂无其人乎?使人恨不遇丁生耳[78]。”

    沙发
  • 管理员发表于 2019年11月17日  

    [1]滕邑:滕县,明清时属山东兖州府。

    [2]有“善人”之目:有“善人”的名声。目,称。

    [3]小有:小有资产;小康。

    [4]字:论婚。

    [5]白莲教:流行于元、明、清三代的民间宗教,起源于佛教净土宗一派 的白莲宗。元明接受其他宗教影响,由崇奉弥勒佛转而奉无生老母为创世主: 称白莲教。元代后期至明清,屡遭严禁,而教派林立,流传很广,常被用来 发动农民起义。如元末刘福通、徐寿辉领导的红巾起义,明末徐鸿儒起义, 都是由白莲教发动的。

    [6]徐鸿儒:山东巨野人,明代后期农民起义领袖。天启二年,联合景州 于宏志,曹州张世佩,艾山刘永明等起义,攻下巨野、邹县、滕县等地,切 断漕河粮道。后遭镇压,被俘牺牲。

    [7]纸兵豆马:剪纸为兵,撒豆成马。旧小说和民间故事中常讲到这类法 术。

    [8]游滕泮:为滕县县学生员。明清在家塾读书的学童经过学政考选,进 入府、州、县各级官学读书,称”游泮”,也就是成了生员或秀才。泮,泮 宫,周代的地方官学。

    [9]麾(huī徽)下:将旗之下;犹言军中。

    [10]闲:同“间”,参预。

    [11]区区之意:犹言愚意、私衷。区区,自称的谦词。

    [12]攀龙:意谓投奔徐鸿儒军,参加造反,希图成功后博取富贵。语见《汉书·叙传》等。

    [13]怃(wǔ午)然为间:茫然自失,停顿不语。怃然,怅惘失志的样子。间,间歇,停顿。

    [14]豁然梦觉:豁然领悟,如梦初醒。

    [15]舛(chuǎn 喘)错:谬误,差错。

    [16]易髫(tiáo 条)而髻:把少女的披发挽成妇人发髻。表示已经出嫁。 髫,童年男女披垂的头发。

    [17]纸鸢:有时作为风筝的通称,此特指鹞鹰形状的纸鸟。鸢,鹞鹰, 又名鹞子。

    [18]肃肃:风声。

    [19]鹣鹣(jiān jiān 兼兼):即鹣鸟、比翼鸟。《尔 雅·释地》:“南方有比翼鸟焉,不比不飞,其名谓之鹣鹣。”

    [20]质明:天色刚亮。质,正。

    [21]莱芜:县名。在滕县东北,相距四百余里。

    [22]僦屋:赁房。

    [23]草草:仓卒,匆匆。

    [24]啬于装:指带的东西不多。啬,俭薄。装,行装。

    [25]薪储不给:犹言生活日用不足。薪储,柴米之类生活储备。不给, 不足。

    [26]假栗比舍:向邻居借粮。此从青本;比,底本作北。

    [27]质簪珥:典当发簪、耳坠之类首饰。质,抵押。

    [28]灯谜:把谜语贴在花灯上,供人猜测,叫灯谜。

    [29]亡书:此指读过而今已失落或不在手边的书籍。亡,遗失。

    [30]猎 归:这里指劫掠财物归来。

    [31]“富以其邻”:意谓因邻人而致富。《易·小畜》九五爻辞:“有 孚挛如,富以其邻。”

    [32]乐输:自愿拿出。输,捐输。

    [33]判官:佛教传说阎罗王属下有十八判官,分管十八地狱。民间传说 判宫是替阎王及其他神管理文案的官员。

    [34]检《周礼》为觞政:意谓翻阅《周礼》的字句,据以定罚酒之数。《周礼》,书名,原名《周官》,封建时代列为经书。觞政,犹言酒令。

    [35] 任言:随便说出。

    [36]“其人”二句:意谓翻得《周礼》以“食”、“水”、“西”为偏 旁之字者,罚饮酒;翻得“酒”部之文者,加倍罚饮。按,《周礼》有关部 分,集中记载了负责周王朝饮食祀享的官吏奴仆及各类饮食的名称,所以符 合上述情况的文字不少,较易检得。

    [37]“酒人”:《周礼》篇名。《周礼·天官·酒人》:“酒人掌为五 齐三酒,祭祀则供奉之。”

    [38]巨觥(gōng 工):大酒杯。引满:斟满酒杯。促:催对方干杯。

    [39]“鳖人”:《周礼·天官》篇名。

    [40]滴沥:此从青本,底本作滴洒。形容倾壶斟酒。

    [41]鳖饮:宋石曼卿狂纵,每与客痛饮,以藁束身,引首出饮,饮毕复 就束,谓之鳖饮。见沈括《梦溪笔谈·人事》。此句系由“鳖人”而及“鳖 饮”故实。按“鳖人”非属食旁、水旁、酉旁及酒部之文,故小二罚丁酒而“丁不服”。

    [42]司隶:古代负责督捕盗贼之事的官吏。

    [43]太山帝君:泰山神,即东岳天齐大帝,传说是阴司众神的领袖。

    [44]暴客:指强盗之类犯有暴行的人。恶篆:罪行簿。底本误为“恶绿”,此从 二十四卷抄本。

    [45]荏苒:舒缓,从容。

    [46]啧啧(zé zé则则):惊叹声。

    [47]不逞:不逞之徒,即为非作歹的人。

    [48]编菅(jiān 间):本指用茅草编的草苫。见《左传·昭公二十七年》:“或取一编菅焉”注。此犹“束茅”,即火把。

    [49]戟指:用食指、中指指点,其形如戟,行法术时的手势。

    [50]反接其臂:双臂交叉绑在背后。

    [51]埋头:犹言隐居。

    [52]缓急:复词偏义,意为窘困、急需。

    [53]积殖自封:积财自富。殖,孳生利息。封,富厚。

    [54]戚裔:亲属和后代。

    [55]群首(shòu 受)于官:结伙向官府告发。首,告发罪行。

    [56]瞰(kàn 看):俯视。这里是垂意、窥知的意思。

    [57]肉视之:视丁生夫妇如俎上鱼肉。

    [58]苟:苟且,不正当。

    [59]蛇蝎:喻人情险恶。

    [60]益都:县名,属山东省。在莱芜县东北,明清属青州。西鄙,犹言 西乡。

    [61]琉璃厂:烧制琉璃器皿的工厂。琉璃,用粘土、长石、石青等为原 料而烧制的器皿,如琉璃砖、瓦等。

    [62]进:传唤。

    [63]督课:监督考查。课,考课。

    [64]食指数百无冗口:几十个人吃饭,却无闭人。食揩,借指人口。一 人十指,为一口。冗(rǒng 茸),多馀、闲散。

    [65]点籍唱名数:检查帐本和登记簿,报出收支以及仆婢作业的名称和 数量。点,按验。

    [66]罚膝立:犹言罚跪。

    [67]度俚曲:唱地方俗曲。

    [68]禹步:巫师、道士作法时的一种步法,一足后拖,如跛足状。据传 禹治洪水时因患“偏枯之病”以致如此行步,而为后世俗巫听效法。详《尸 子·广泽》、扬捱《法言·重黎》晋李轨注。

    [69]障面:旧时青年妇女外出常以黑纱遮面。

    [70]觌(dī滴)面:对面相见。

    [71]肃肃:恭敬貌。《诗·大雅·思齐》:“雍雍在宫,肃肃在庙。” 传 “肃肃,敬也。”

    [72]荼蓟:两种荒年代食的野菜。荼,即苦菜。蓟,一种多年生草本植 物,分大蓟、小蓟两种。

    [73]山左:旧称山东省为山左,因在太行山之左,故云。

    [74]殆天授,非人力:意思是,小二一生不平凡的经历和作为是天赋使 然,非后天学习可致。《史记·淮阴侯列传》韩信语:“且陛下所谓天授, 非人力也。”

    [75]骈死:与白莲教中同伙,一起被杀。韩愈《杂说》四曾说,千里马如果不得其遇,也会“骈死于槽枥之间,不以千里称。”

    [76]误人匪僻:底本无“入”字,参二十四卷抄本校补。谓误与邪僻之 人为伍,误入歧途。匪僻,邪僻。

    [77]同学六人:指上文“小女子师事徐者六人”。

    [78]不遇丁生:此从青柯亭刻本,底本作“不为丁生”。

    板凳
  • 管理员发表于 2019年11月17日  

    滕县有个叫赵旺的人,夫妻二人都信佛,不吃荤,被村中的人看做“善人”,家中过着小康生活。他们有一个女儿叫小二,长得聪明美丽,赵旺夫妻爱如掌上明珠。小二六岁时,就让她与哥哥赵长春一起跟老师读书,五年的工夫熟读了五经。同学中有个姓丁的学生,字紫阳,比小二大三岁,长得风流潇洒,文采也很好,他们二人互相爱慕。丁生私下告诉母亲,向赵家提亲。而赵旺想让女儿找个有钱的大户人家,所以没有答应这门亲事。


    过了不多时,赵旺参加了白莲教。徐鸿儒造反后,一家人都成了贼寇。小二知书善解,对剪纸作马,撒豆成兵的法术,都能一见就通。有六个小女孩跟徐鸿儒学艺,唯有小二学得最好,因而很快学到了徐的法术。赵旺也因为女儿学的武艺好而得到了重用。


    这时,丁生已十八岁了,在县里中了秀才,一直没有成亲,因他心里忘不了小二。一天,他忽然从家里逃了出来,投到徐鸿儒部下。小二见了很高兴,对丁生特别好。小二是徐的高徒,在徐部主持军务,日夜忙碌,连自已的父母都不常见,可他与丁生每晚都在一起谈话,并且谈话时将仆役都打发走,每每谈到夜里三更多天。有一次,丁生私下对她说:“我来这里,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小二回答说:“不知道!”丁生说:“我不是为了想出人头地。我所以来,实在是为了你。白莲教本是左道旁门,无济于事,只能是自取灭亡。你是聪明人,难道不明这个道理吗?你若能跟我走,就不辜负我找你这份心意了。”小二听了,黯然地思索了一会,心里如梦初醒。她对丁生说:“咱们背着我父母走了,是为不义,咱们去告诉他们!”于是二人到了赵旺夫妇处,向他们说明利害。可赵旺不觉悟,还说:“我师傅是神人,绝不会错!”小二知道不能再劝了,就把辫子梳成小髻,拿出两个纸鸢,与丁生每人骑一个。纸鸢慢慢展开双翅,像比翼鸟一样双双飞走了。


    天明,来到莱芜地界,小二用手捻一下鸢脖子,二人就双双着了地。他们收了鸢,换骑两匹驴,一路小跑奔驰到山里,假装是来避难的,赁了房子住下了。


    二人逃走时,因为比较匆忙,带的衣服不多,柴米也没有。丁生很是犯愁,向邻居家借,也没有人肯借给。然而小二却面无愁容,只是卖簪子、耳环等首饰度日。二人闭门静坐,互相猜灯谜,背诵过去学过的书,以赌输赢、论高低。谁输了,谁就被对方用手指打板子。


    他们住的西邻有个姓翁的人,是个绿林好汉。一天打猎回来,被小二看见了,对丁生说:“这个人很富,我们愁什么?暂借他一千两银子用用,不知肯借不肯借?”丁生认为不好办。小二说:“我要让他自愿拿出银子来!”她就剪了个纸判官,放在地上,盖上个鸡笼子,然后拉着丁生上了床,摆上存下的一点洒,拿出《礼记》来行酒令。随便说书上第几册、第几页、第几行,然后翻书检阅。如果这一行是“食”字旁,“水”字旁或“酉”字旁,就喝一杯酒;若是“酒”字部,就加倍喝。小二正好翻到“酒人”,丁生就以大杯斟满给小二喝。小二祝祷说:“我若是能借来银子,你就得‘饮部’。丁生一翻书,得“鳖人”。小二大笑着说:“事情成了!”斟上酒拿给丁生。丁生不服。小二说:“你是水族,应该和鳖一样喝酒。”正在互相喧闹间,忽听鸡笼里嘎嘎有声。小二说:“来了!”打开鸡笼一看,下面满满一袋银子。丁生又惊又喜。


    后来,翁家一个妇女抱着孩子来串门,偷着说:‘我家主人刚从外边回来,点上灯才坐下,就见地上忽然裂了一道缝,深不见底。一个判官从缝里出来说:“我是地府的官吏。泰山帝君召集阴曹官吏造恶人名录,需要银灯一千架,每架用银子十两。你施舍一百架,就能消除你的恶行。’我家主人害怕已极,烧香叩头,捐上一千两银子,判官才回去了,地上的缝也合起来了。”丁氏夫妻听了,故意装得非常诧异。


    自此以后,丁氏夫妻渐渐购买牛马,雇用丫鬟、仆人,自己新盖了房子。本村的一帮无赖之徒,见他们一下子富起来,就纠集一伙坏人,跳墙进了丁家抢劫。丁氏夫妇从梦中醒来,点着苫子一照,贼已满了屋子。两个贼捉住丁生,一个贼伸手向小二怀中乱摸。小二赤着身子起来,用手一指说:“别动!别动!”就见贼寇十三人都吐着舌头,呆若木鸡,一动也不能动。小二这才穿上衣服下床,招呼众家人来,把盗贼一个一个都绑起来,逼他们招供了罪行。小二于是责备盗贼说:“我们是从远处来这里避难的,希望大家互相帮助,为什么你们竟不仁不义到这种地步!人都有一时富裕贫穷的时候,日子困难的不妨明说,我岂是那种视财如命的守财奴?按你们的这种豺狼行为,本应都杀掉,可我心里不忍。暂时先放了你们,以后要是再犯,定杀不饶!”盗贼们叩头谢恩而去。


    小二与丁生在这里住了不长时间,徐鸿儒就被官府擒住了,赵旺夫妇也诛连被杀。丁生帮助小二带了银子去官府赎回哥哥赵长春的小孩。这孩子当时才三岁,丁生把他当自己的儿子来抚养,改姓丁,叫丁承祧。于是这村中的人,渐渐知道丁氏一家是白莲教的遗属。这年正遭蝗灾,小二剪了几百只纸鸢放在自己的地里,吓得蝗虫都飞不进她的田,免了一场灾害。村中的人都嫉恨他们,向官府告发他们是徐鸿儒的余党。官府见丁家很富有,想敲诈他们,就把丁生抓起来。丁生拿钱重重贿赂县官,才免了灾。小二说:“咱们的钱来得不太明白,可以散散财。但这里的人心如蛇蝎,不能久住。”因此,他们就贱价变卖了家产,搬到益都西边去住。


    小二为人心灵手巧,会过日子,经营家业比男人还强。他们开了个琉璃厂,雇了工人,小二亲自教他们制作技术。他们生产的玻璃灯具,样式奇巧,色彩缤纷,其它厂子都比不上。因此,他们生产的货虽然价钱高,可还是卖得很快。几年后,丁家就更豪富了。小二管理工人很严格,几百人干活,没有敢偷懒的闲人。小二工作之余,经常与丁生品茶、下棋,或者以看史书为乐。家里的财务收支及奴婢、仆人的工作,小二都是每五天检查一次。检查时,她手里拿着计工作数量的筹子,丁生拿着名册点名。对勤快的进行奖赏,多少不等;对懒惰的当众打板子,或者罚跪。检查的这天,全体放假休息,晚间不干活。小二与丁生招呼奴婢唱俚曲饮酒作乐。小二明察秋毫,没有人敢欺骗她。奖赏时又超过工人的劳动,所以事事顺利;村中二百多户人家中,有个别穷的,小二就酌情帮助他们些资本谋生,所以,这村里没有无业游民。


    有一年大旱,小二命人在野外设坛,夜里坐车到坛上,作起法术,就下了大雨,五里以内雨水充足。人们更感到她的神奇。小二出门从不遮面孔,村里人都认得她。有的少年聚起来议论她长得漂亮,但见到她时,都肃然起敬,没有敢仰头直看她的。每年到了秋天,村中的童子不能干重活的,小二都给孩子钱,叫他们去采野菜,二十年积了一楼阁。村里的人都笑她。可是后来山东发生了灾荒,饿得人吃人。这时,小二拿出野菜来掺上粮食给人吃,邻近村的人都得了救,没有到外地去逃荒的。


    异史氏说:小二的所作所为,乃是天赋使然,并非后天努力可成。但是如果不是丁生一言点拨,恐怕早已横死许久。由此观之,世上拥有不世才华的但是误入匪盗虎狼之中而丧命的,应当不少。谁知道小二的同学六人中没有和她才华相匹的呢?让人遗憾没有遇到丁生那样点化他们的人啊!

    地板
  • 共3回复/1页 1
      使用高级回复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